这样地面的热空气上升

2020-06-11 11:41

所以针对这样一个风险,再进一步找准主要的传输通道,因为北京已经采取了最严格的措施,而当时判断污染发生前期会有一些偏东风和偏南风,这样就将重点管控区确定在传输通道,偏东方和偏南方向,而不是七省区市区域“眉毛胡子大把抓”。

接下来确定重点控制的污染物,因为pm2.5中影响能见度最重要的成分就是硫酸盐,而硫酸盐的主要来源就是燃煤。张大伟说,北京夏季已经基本无燃煤,硫酸盐基本都是区域传输,所以在传输通道中进一步确认要控制高架源。因为高架源都是大电厂、大钢铁厂、水泥厂等,这些企业排放量大,且排放后抬升高度高,传输距离远,所以精确打击的目标锁定北京东部及南部的污染物传输通道上的高架源。

“可以看出,移动源的减排贡献主要体现在氮氧化物和一次pm2.5上,其他污染物如二氧化硫、pm10,并不是移动源贡献最大。”潘涛说,而移动源减排中,不只是小客车的单双号限行,还包括客车和轻型货车的限行、渣土车等大货车的限行,还包括建筑施工机械的减排,以及外埠车辆的绕行等,所以移动源的减排是多方面的,并且一次pm2.5和氮氧化物则是柴油车排放占比更高,通常一辆柴油车氮氧化物的排放量是汽油车的20多倍,一次pm2.5的排放量是汽油车的40多倍。

为什么在7省区市已经采取了严厉的减排措施后,阅兵前又进一步加严了减排措施?

另一方面从水平条件看,今年两大活动期间北京冷空气活动频繁,北风频率较高达到52%。张大伟表示,在北风条件下,北京水平扩散条件较好,而刮南风时则不利于污染物扩散。

北京市环保监测中心主任张大伟介绍说,8月27日前后,市环保监测中心预判9月2日至9月4日期间,北京地区天气形势将由脊前向脊区演变,带来的结果就是风向转为偏南风,中层温度升高,存在形成逆温的可能性,是典型的污染积累的过程。

张大伟表示,此次污染过程峰值出现在4日,但由于采取了一系列措施,4日北京空气质量仍是二级良好水平,而如果不采取措施,至少是轻度污染以上。

8月20日至8月31日期间,北京及周边六省区市采取大气污染控制临时措施。9月1日至9月3日期间,又启动了应急减排措施,加大了北京市以东、以南地区重点城市的污染减排力度,尤其是强化燃煤电厂、水泥、钢铁等高架源管控,减少污染物通过中高层传输的影响。

关于今后是否会将单双号限行常态化,北京市环保局副局长方力表示,任何政策措施出台,都要依法依规进行,北京将在现有法律条规内,加大减排措施,同时也希望更多公众参与到绿色出行中。

“因为9月3日上午阅兵,我们要评估当时发生污染的可能性有多大,这是一种风险管理。”张大伟说,虽然当时的预报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但是对于9月3日来说,风险是存在的。

他介绍,从保障措施对二氧化硫so2削减的贡献率看,工业和燃煤减排的贡献率最大为84.7%,社会居民减排15.3%;从保障措施对氮氧化物削减的贡献率,移动源减排占78.8%,工业和燃煤减排占17.7%(保障措施对一次pm2.5与pm10的贡献率见图表)。

关于机动车减排贡献,北京市环科院副院长潘涛做了“澄清”:不是所有污染物减排都是移动源贡献最大,而移动源减排措施也并不是只有小客车的单双号。

今年“两大活动”期间,北京的扩散条件尤为有利。张大伟表示,首先从垂直方面看,两大活动期间,1500米中层高空的温度较去年偏低1℃。如果中层比较冷,这样地面的热空气上升,中层的冷空气下沉,就能使地面的污染物扩散到高空。

“有利的污染扩散条件是空气质量优异的重要原因之一。”北京市环保监测中心主任张大伟表示,8月下旬至9月初,是北京夏秋季节转换时期,冷空气活动频繁,雷阵雨天气较多,污染物扩散能力较强,这个时段是一年中空气质量最好的时期之一。

此外,潘涛表示,在小客车减排量测算过程中还要考虑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是单双号限行后,机动车的出行量减少了,此外还要考虑由于出行量减少,使得车速提高,而车辆在正常行驶时,排放量降低,而在低速和怠速行驶时,排放量则较高。